第二个房东没有得到一个点来挑起诉讼。

时间:2019-04-05 03:36:51 来源:汉寿门户网 作者:匿名
  

三年和三年的诉讼,作为第二个房东的经济发展公司没有赚取一分钱的租金差异,而且还挑起了诉讼。我没想到,在案件被上诉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后,法官审判并实施了两者。调解后,敦促各方履行其所有义务。

该员工离开公司时没有交出。

一家经济发展公司从一家研究所租用中山北路的商品房,并将其转租给福建省谢市的白领公寓。在租房后不久,谢先生要求经济开发公司以房屋漏水为由减少租金。经济发展公司根据研究所的租金收取了谢的租金,并成了第二个没有差别的房东。

在实施三方租赁合同的第五年,经济发展公司的经理突然离开了公司,并没有与公司交出租赁合同。从那以后,作为第二个房东的经济开发公司没有向学院支付租金,也没有向谢先生收费。

为此,2014年,研究所将经济发展公司告上法庭,理由是经济发展公司没有支付租金,并要求终止租赁合同,支付租金,违约金,并搬出涉及的房子。法院的裁决支持了该研究所的主张。

在判决生效后,法院强制执行了此案,并要求打开白领公寓的谢搬出家门。然而,由于房屋是租来的,房客可以在没有住房的情况下暂时搬迁。法院于2015年2月作出裁决。

2014年底,谢某向法院起诉经济开发公司,要求经济开发公司赔偿提前终止合同的违约金和装修损失,金额近百万元。法院裁定经济发展公司赔偿谢40万元。在收到法院的判决后,经济发展公司很难接受,并且没有赚取租金差额,也引发了诉讼。为此,经济发展公司一方面向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另一方面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谢支付拖欠的租金。

法官澄清了一揽子调解纠纷的责任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第二人民法院法官王伟是经济发展公司上诉的主审法官。在审判期间,她发现经济发展公司的违约情况很明显,谢也拖欠了经济发展公司的租金,这可能会相互抵消。她明确地向对方指出了应由双方承担的各自责任,双方同意扣除。为此,法官组织了三方就房屋归还,特许权使用费的支付和违约金的赔偿进行沟通和谈判。在法官耐心细致地工作之后,经济发展公司和谢某与研究所达成了调解协议。但是,王伟并没有就此止步。在签署调解协议后,他仍然敦促双方按时付款。在她的努力下,研究所和经济发展公司之间的案件恢复,谢某退休了租客并归还了房子。在经济发展公司和谢某扣除了租金和违约赔偿金后,这笔款项得到了解决。经济发展公司撤回了初审法院对房屋使用费的诉讼。到目前为止,所有三个案件都得到了妥善解决。